简说加西亚.马尔克斯 - jesseliu

来源:http://www.skipthekitchen.com 作者:书评随笔 人气:123 发布时间:2019-12-21
摘要:摘要 : 《第七天》书封 《第七天》最适合您的才是最好的书!推荐书为您搜集购买地址,请放心购买: ... 加西亚•马尔克斯是拉美著名的小说家,也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作家,我最

摘要: 《第七天》书封 《第七天》最适合您的才是最好的书! 推荐书为您搜集购买地址,请放心购买: ...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加西亚•马尔克斯是拉美著名的小说家,也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作家,我最喜爱的中国作家余华所崇拜的就是加西亚•马尔克斯,余华其人的文字像从田地里长出来的一样粗野,平实却有力量,从余华的作品中也可以明显的看出加西亚•马尔克斯的写作手法对他的影响,比如《百年孤独》中那个著名的开头“许多年之后,面对行刑队,奥雷良诺·布恩地亚上校将会想起,他父亲带他去见识冰块的那个下午。” 这个开头用了从将来回忆过去的倒叙手法,给人一种仿佛一切未来都已经被过去所注定,而余华在《活着》的开头中,也采用了这种手法。

原标题:《第七天》余华 《第七天》是中国当代知名作家 余华 继《 兄弟 》之后,时隔七年后最新长篇小说。用荒诞的笔触和意象讲述了一个普通人死后的七日见闻:讲述了现实的真实与荒诞;讲述了生命的幸福和苦难;讲述了眼泪的丰富和宽广;...

《第七天》书封

加西亚•马尔克斯崇拜海明威,1957年,马尔克斯初次见到海明威,那时马尔克斯还是个记者,海明威年将58岁,三年前刚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二十四年后,在加西亚•马尔克斯得诺贝尔文学奖前一年的1981,《纽约时报》登了这段故事:在圣米歇尔大道上,马尔克斯隔街对海明威喊了一声“大师!”海明威回以“再见,朋友!” 也就是这一年,马尔克斯写完了《没有人给他写信的上校》,这个故事在被众多文青的口中渲染成两位大师伟大的交接,连这个故事都好似带着加西亚标志性的魔幻感。

原标题:《第七天》余华

《第七天》

最适合您的才是最好的书! 推荐书为您搜集购买地址,请放心购买:

《第七天》有一个马尔克斯式的开头,一个逝者出门后又回转家中穿衣打扮,然后去殡仪馆火葬自己。在去的路上包括到达目的地这个过程中,他想起了生前发生于自己身上的事情和他耳闻目睹的事情。没错,即便是写一部与现实只有几十天之隔的小说,《第七天》的结构仍由回忆支撑而起。如果这本书放弃回忆、放弃魔幻现实主义,而像刘震云写《温故一九四二》那样写出来,会是什么情形?

编辑推荐

《兄弟》之后七年 余华最新长篇小说 比《活着》更绝望 比《兄弟》更荒诞 我们仿佛行走在这样的现实里,一边是灯红酒绿,一边是断壁残垣。或者说我们置身在一个奇怪的剧院里,同一个舞台上,半边正在演出喜剧,半边正在演出悲剧……余华

内容推荐

《第七天》是余华最新长篇小说。用荒诞的笔触和意象讲述了一个普通人死后的七日见闻:讲述了现实的真实与荒诞;讲述了生命的幸福和苦难;讲述了眼泪的丰富和宽广;讲述了比恨更绝望比死更冷酷的存在……

媒体评论

余华是蜚声国际的小说家。美国《出版商周刊》余华是一位颠覆大师。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余华对当代中国社会的素描,其尖锐无人可匹。美国《时代周刊》余华可以说是一个现代中国的巴尔扎克。法国《世界报》余华的作品是中国文学中最为尖锐辛辣的。法国《读书》杂志余华的想象力似乎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法国《文学双周》余华是中国在国际上最出名的小说家,他被誉为中国的查尔斯?狄更斯。德国电台余华并不是要揭穿或者控诉什么,他的写作兴趣在于描写人类的行为。德国《法兰克福评论报》余华的作品有一种令人折服的魄力。德国《纽伦堡日报》余华是中国最享誉世界的作家。意大利《日报》余华和他的作品,都是满溢智慧的宝石。意大利《左派》杂志余华的作品成为了当代中国的典范。西班牙《阿贝塞报》他的作品被认为是现代中国的经典之作。西班牙埃菲社

书评:《第七天》:余华的进步与退步

一位作家是怎样被时代改变的?这是读完余华新作《第七天》后产生的第一个疑问。在微博上非常活跃的余华曾认为,微博给他的创作带来了影响。由此不难理解《第七天》会出现那么多诸如野蛮强拆、洗脚妹杀人、卖肾买苹果手机、打工妹跳楼等社会新闻。

在回忆中写作是中国作家的集体特点,并催生了一大批优秀小说,莫言回忆高密东北乡,贾平凹回忆商州,苏童回忆江南……余华则通过回忆少年生活写出了《在细雨中呼喊》,回忆历史写出了《活着》。但是当这些作家把视线转向正在进行着的当下时,笔触却不由发软,失去了力量。

作家有没有必要与现实保持一定的距离才能创作出好小说?这个问题目前还没有准确答案,但舆论一直这样呼吁作家:走出回忆吧、走出乡土吧、多体会和感受正在发生的历史吧。作为对这种声音的一种回应,余华以《第七天》交了一份答卷,由此我们看到了微博作者余华和小说作者余华在这本书中合二为一了。

《第七天》有一个马尔克斯式的开头,一个逝者出门后又回转家中穿衣打扮,然后去殡仪馆火葬自己。在去的路上包括到达目的地这个过程中,他想起了生前发生于自己身上的事情和他耳闻目睹的事情。没错,即便是写一部与现实只有几十天之隔的小说,《第七天》的结构仍由回忆支撑而起。如果这本书放弃回忆、放弃魔幻现实主义,而像刘震云写《温故一九四二》那样写出来,会是什么情形?

余华还做不到完全的写实主义。他还受困于中国文学一直都存在的一个窘态:喊着现实主义口号的现实主义作品其实是不敢面对现实的。把那么多的社会热点事件融入到小说中,如果没有文学性作为润滑,没有魔幻这层薄雾罩着,这本书很可能连出版的机会都没有。所以,在《第七天》里,一面是隔几页就会出现的对社会新闻的生搬硬套,一面是几乎每一页都有的文学性很强的修辞。

“我感觉自己像是一棵回到森林的书,一滴回到河流的水,一粒回到泥土的尘埃”,“我们自己悼念自己聚集到一起,可是当我们围坐在绿色的篝火四周之时,我们不再孤苦伶仃。没有说话没有动作,只有无声地相视而笑,我们坐在静默里……”这样的段落大篇幅出现,它们的最大作用是为了中和小说的生硬成分,掩饰批判现实时的力有不逮,小说的现实性与文学性如同两根坚硬的筷子,怎么也糅合不到一起。

反过来看,当余华放弃令他揪心的现实批判后,语言会立刻放松起来。比如描写杨飞与养父杨金彪之间的父子情感时,写到养父为了恋爱、结婚,一时糊涂把幼年杨飞带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准备遗弃,但受良心驱使又回到遗弃之地找回了一直等待他的杨飞……这种中国式的情义故事,在中国作家手中总是能够被写得荡气回肠,但为何一触碰到冰冷的当下,他们便手足无措呢?

在写杨飞与李青的故事时,余华也完成了一名小说家的本分,把一个爱情故事写得令人心悸。但李青的观念转变又十分矛盾,既然她能够爱上全公司最不起眼的杨飞,而且是在她历经多种诱惑场合而不动心的前提下,为何结婚后她变成了一个那么轻易就上当的物欲女人?这段爱情所体现的背叛性,被作家工具化地使用了。

实际上,杨飞在小说里,也是个工具式的人物。他担任了导游的角色,穿行于生者与逝者的世界,讲述和聆听那些不堪的悲惨事件。但就小说整体而言,担任批判任务的又不是他,而是时不时出现于故事中的余华。这种割裂感,才是《第七天》得到“余华出道以来的最差小说”的主要原因吧。

就小说创作的社会价值倾向而言,《第七天》的出版是有意义的事情,它会带动更多作家更积极地介入火热生活而非沉湎于过去。而就小说纯粹的可看性和文学价值而言,《第七天》的主题先行痕迹明显,创作心态有些急躁,缺乏足够的容量来承装作家对社会的观察与反思。也许,真的要等20年之后,才能发现《第七天》之于余华之于中国文学究竟占有什么样的地位。

1967年加西亚•马尔克斯写出了《百年孤独》,《百年孤独》曾被《纽约时报》形容为“《创世纪》之后,首部值得全人类阅读的文学巨著”。作品用魔幻手法写了一个家族七代人的产生和毁灭,伴随整个家族的是印在每个家族成员骨子里的孤独,阅读这部书里最头痛的就是记住一长串的名字而且家族的每一代名字都几乎一样,可以说我当时看的时候极为头痛经常需要翻看之前的一代代的名字差别,魔幻现实主义最多的出现在这部作品中,《百年孤独》和同属拉美的另一位导演库斯图利卡的《地下》很像,用一个家族的的逝去映射了拉美的历史中的变革。

《第七天》是中国当代知名作家 余华 继《 兄弟 》之后,时隔七年后最新长篇小说。用荒诞的笔触和意象讲述了一个普通人死后的七日见闻:讲述了现实的真实与荒诞;讲述了生命的幸福和苦难;讲述了眼泪的丰富和宽广;讲述了比恨更绝望比死更冷酷的存在。

“世界上再没有比爱更艰难的事了”,另一部作品《霍乱时期的爱情》是我最喜欢的爱情小说,书中有着忠贞的、隐秘的、粗暴的、羞怯的、柏拉图式的、放荡的、转瞬即逝的、生死相依的、暗恋、初恋、失恋、单恋、等待、殉情、丧偶、偷情、婚外恋、夫妻亲情、露水姻缘、黄昏暮情、老少畸爱林林总总的爱情,女主角费尔明娜年幼时遇到了很喜欢自己的男主角阿里萨,甚至父亲反对也要和阿里萨在一起,但经过一次旅程后,费尔明娜长大了,在一次大街上遇到阿里萨后突然间那种感觉消失了,最后费尔明娜选择嫁给了一个优秀的爱她的医生,费尔明娜也很爱那个医生,直到年老后那个医生因为从树上掉了下来而摔死,死去的时候那个医生笑着在这个他爱的女人怀中去世,阿里萨在费尔明娜离开他之后遇到了很多种爱情,有过622个女人,他用了53年7个月11天等待,一直等到费尔明娜的丈夫死去才来到她的门前向她再次求爱,经过了一段的波折,他们又走到了一起,最后两人永生永世漂流在海上。

《第七天》选择一个刚刚去世的死者“我”作为第一人称叙事者,由“我”讲述死后七天里的所遇、所见、所闻之事与往事,“我”力所不及的一些故事或故事片段则蝉蜕给与“我”相关的他者,由他者以第一人称讲述自己所遇、所见、所闻之事与往事。

加西亚•马尔克斯的小说被奉为魔幻现实主义,他笔下的世界和人物都是疯狂的,一切文字都带着魔幻的光晕,却真实的发生在现实的土地上,这也是我喜欢魔幻现实主义文学的根本之所在,所谓荒诞的现实。

主人公杨飞是主环,这一主环分别连套一些不同的次环,次环又连套次次环,从而形成多重连环式结构模式。分别是杨飞——李青——李青的后夫,杨飞——杨金彪——生父生母一家,杨飞——杨金彪——养父兄弟姊妹,杨飞——鼠妹与伍超——肖庆,杨飞——李月珍夫妇——杨金彪,杨飞——李月珍夫妇——二十七个婴儿等均构成一个个三连环结构。三连环结构涉及第一人称蝉蜕叙事。所谓第一人称蝉蜕叙事是指由第一人称叙事者“我”蝉蜕到下一个以第一人称叙事的叙事者的叙事方式。杨飞到“死无葬生之地”后不久,遇到“我”出租屋的邻居“鼠妹”,她认出新到的防空洞地下室的鼠族邻居肖庆,肖庆为大家带来了“鼠妹”的男朋友伍超在阳界的消息。于是,故事的讲述者就由杨飞蝉蜕到“肖庆”,然后“肖庆”以第一人称为大家讲述“鼠妹”到“死无葬生之地”后大家所不知道的关于伍超的故事

创作背景

以下是付费内容

2014年5月,余华在答《京华时报》记者问时说,他一直有这样一种欲望,“将我们生活中看似荒诞其实真实的故事集中写出来”,“让一位刚刚死去的人进入到另一个世界,让现实世界像倒影一样出现。”余华试图同时塑造死者世界与现实世界,并通过死者来描写现实世界。在《第七天》里,用一个死者世界的角度来描写现实世界,这是我的叙述距离。《第七天》是我距离现实最近的一次写作,以后可能不会有这么近了,因为我觉得不会再找到这样既近又远的方式。”余华塑造的近景世界是现实世界,远景世界是死者世界,其现实世界是一个荒诞的、冷酷的世界;死者世界是一个至善的、温暖的世界。正如他所言,“在写的时候感到现实世界的冷酷,写得也很狠,所以我需要温暖的部分,需要至善的部分,给予自己希望,也想给予读者希望。现实世界令人绝望之后,他写下了一个美好的死者世界。这个世界不是乌托邦,不是世外桃源,但是十分美好。”通过这两个世界的描绘,作品呈现出复杂丰富的社会生活画面,以揭露各种社会矛盾冲突,给予作者的爱憎褒贬之情,体现作者强烈的现实批判精神和鲜明的理想主义情怀。于是,余华借助于《旧约·创世纪》开篇的方式,尽管中国有头七的说法。余华写作的时候“不让自己去想头七,脑子里全是《创世纪》的七天。”在《第七天》的正文前,作者引用了《旧约·创世纪》中的一段话,“到第七日,神造物的工已经完毕,就在第七日歇了他一切的工,安息了。”这段引文告诉表明,小说《第七天》的外在形式借助于《旧约·创世纪》的“七天”,其七个部分分别以“第一天”、“第二天”乃至“第七天”命名,但其内容不是机械地与《创世纪》的七天一一对应。

作者简介

余华,1960年4月出生。1983年开始写作,著有中短篇小说《十八岁出门远行》、《鲜血梅花》、 《一九八六年》、《四月三日事件》、《世事如烟》、《难逃劫数》、《河边的错误》、《古典爱情》、《战栗》等,长篇小说《在细雨中呼喊》、《活着》、《许三观卖血记》、《兄弟》。其作品已被翻译成20多种语言在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荷兰、瑞典、挪威、希腊、俄罗斯、保加利亚、匈牙利、捷克、塞尔维亚、斯洛伐克、波兰、巴西、以色列、日本、韩国、越南、泰国和印度等出版。曾获意大利格林扎纳·卡佛文学奖,法国文学和艺术骑士勋章,中华图书特殊贡献奖(2005年),法国国际信使外国小说奖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由云顶集团网站发布于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简说加西亚.马尔克斯 - jesseliu

关键词: 云顶集团网站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