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那一年。我们的曾经(二)

来源:http://www.skipthekitchen.com 作者:书评随笔 人气:98 发布时间:2019-10-30
摘要:摘要 :繁华的街道车水马龙,犹如强光,刺痛着眼睛。看似繁华实则空寂。少了一些人少了一些事。再多的风景依旧是那么的空虚寂寞。抬头仰望星空,一轮明月斜斜的光在天际,几颗

摘要: 繁华的街道车水马龙,犹如强光,刺痛着眼睛。看似繁华实则空寂。少了一些人少了一些事。再多的风景依旧是那么的空虚寂寞。抬头仰望星空,一轮明月斜斜的光在天际,几颗淅淅沥沥的星星围绕在月亮的四周。月明 ...

摘要: 感谢读这部小说的每一个人,谢谢大家的鼓励,让我有了继续下去的动力。我一定会写出大家喜欢的东西给大家看,还请大家继续关注QQ1054881161『莫相惜CSM。谢谢你,在正文即将开始的前段,我要自私的写一段只属于你的 ...

摘要: 谢谢大家对我的支持,其实我本就打算这样放弃的。没想到第一则的效果还不错,所以我决定为了喜欢的人继续写下去。陌。『莫相惜那个夏天,巨大的混凝土构建出一座又一座的回忆的堡垒。炽热的阳光烘烤着无力 ...

繁华的街道车水马龙,犹如强光,刺痛着眼睛。看似繁华实则空寂。少了一些人少了一些事。再多的风景依旧是那么的空虚寂寞。抬头仰望星空,一轮明月斜斜的光在天际,几颗淅淅沥沥的星星围绕在月亮的四周。月明星稀。好似秋季高大的树木,只是依稀的几片残叶留离在枝头。随着风摆动着,即将坠落。天边有一颗星星,惟一一颗明亮的星星,在哪最远的天边,月亮徘徊在天际,依稀的星星,只是少了那最亮的一颗。

感谢读这部小说的每一个人,谢谢大家的鼓励,让我有了继续下去的动力。我一定会写出大家喜欢的东西给大家看,还请大家继续关注QQ1054881161『莫相惜°

谢谢大家对我的支持,其实我本就打算这样放弃的。没想到第一则的效果还不错,所以我决定为了喜欢的人继续写下去。

假期。2

CSM。谢谢你,在正文即将开始的前段,我要自私的写一段只属于你的文字。

陌。

三年前,踏着清晨已有几丝燥热的马路,自己来到了**中学。那时的清一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天真的小孩。只是每天无忧无虑的玩耍。开学的第一天,清一就注意到了她,一个文静不怎么爱说话的女生,后来清一问了一下才知道,她叫忆菲。此后的时候,清一都经常关注这个女孩,每次看到她,清一的心都会跳动的那么的沉重,或许自己是喜欢上她了吧。这是清一第一次对女生有这样的感觉。清一发现原来放学时和她顺路。于是此后的每天,清一都等她,每天都是学校里的人快走完了,清一才慢慢的推着车子,漫步在校园中。忆菲好像在等人,每天都走的很晚。清一就跟在她身后,天天如此。清一很喜欢自行车,骑车也很快,忆菲也是一样,每次放学回家,骑车都是那么快。

长这么大你是第一个对我这么好的女生,你会记得我的生日,记得我的QQ号手机号,你会让我少喝酒不抽烟,你会让我记得吃饭吃药,生病了不要撑着,你会叫我不要逃课,上课不要玩手机听歌开小差,我很任性我不够好,你会包容我,虽然你也有点小脾气吧,但是我还是很喜欢你对我发脾气的。谢谢你这么喜欢我写的东西,谢谢你对我的支持,再多的谢谢也不能证明什么。我只要一个承诺,然后静静牵你手走下去。七年十年。再往下走,不要回头。

『莫相惜°

有一天,清一总算鼓起勇气对她说了我喜欢你,她只是笑着沉默不语,狠狠的摇头。清一一脸的无奈:也是,人家学习那么好,怎么会想这种事呢?看来是自己想多了。于是那次以后清一有意的躲开她。清一每天还是那样风驰电掣的骑车回家,只是不会刻意的等她了。直到有一天,清一的车子半路坏了。他蹲在马路边摆弄着自己的车子。突然一个人影闪过去,那正是忆菲。清一寻思道:她不是每天都走的很晚吗?怎么今天走的这么早?是不是有事啊。第二天,清一有意骑的很快,然后拐进了学校边的一个胡同里。只见忆菲匆匆忙忙的骑过去,不时地看看前面。清一明白了,原来她是在等自己,原来她每天走的那么晚是在等自己。清一骑车冲上去,“你喜欢我对吧?我们交往吧?”忆菲低下头,笑了笑,然后拐弯离开了清一的视线。那天清一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原来她喜欢我啊。

寂静的湖畔,柳条随风摆动着,丝丝细雨缠绵着湿润的空气。晨练的人们悠闲的跑过。远处的枝头,鸟儿梳理着羽毛,平静的湖面像一面镜子,倒映着尘世间的一切,那么的干净清澈。一阵微风吹过,夹杂着夏日清晨独特的味道,轻抚着如镜般的水面,阵阵涟漪打乱了景物。远处的东方阳光扩散开来,照耀在湖边草地上面,露水如一颗颗珍珠,闪闪的发光。站在桥下对着水面,静静的微笑,镜中的我们笑的是那样的甜美,没有世间繁华的牵绊,世俗高低的差别,我们就是我们,愿这笑容永远铭记在心。

那个夏天,巨大的混凝土构建出一座又一座的回忆的堡垒。炽热的阳光烘烤着无力的大地,一切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的没有生气。地平线远方开始阴霾,浓厚的乌云遮盖住太阳的光。取而代之的是闷热和沉闷的雷声。天空划过一道巨大的闪电,犹如末日的审判,乌云承载不住雨水的重量,倾泻而下。豆大的雨滴如急促的鼓点,唱和着沉闷的雷声,演奏着世间最有节奏的音乐,宣告着一个季节的结束,另一个季节的开始。夏。

就这样,清一每天放学都去找她,一路缠着她。第二个学期的时候,忆菲答应了清一,那天清一很开心。他们就这样,天天在一起,忆菲依旧是那么腼腆,清一则天天给她买棒棒糖吃。两个人过的非常甜蜜,却又非常平淡。

假期3

假期。1

直到那天,暑假的一天,面临着中考的压力,忆菲提出了分手,清一对着电脑屏幕哭了很久,但是他还是艰难的打出了两个字,可以。开学之后,每每清一主动找忆菲的时候,忆菲都会有意躲开清一。此时的清一总算领略到了心碎的滋味。他放弃了,只是心中一直放不下她。下半学期,清一转学了。临走的前一天,清一脱下自己的校服,让全班的人在上面写上了自己的名字,唯独是忆菲,他怕自己去找她又被她拒绝。但是他还是去找她了,忆菲没有拒绝,清一在校服最中间的地方留了一个位置,那是属于忆菲的位置。清一看着忆菲写下自己的名字,不禁鼻子一酸,但是他不能哭,清一强忍着泪水说了一句谢谢,低头离开了。那天周五,放学的时候全班的同学都很安静,清一独自一人收拾着东西,老师走了出去,几个同学围过来,对清一说着那说着这。清一看着忆菲,她没有抬头,只是自顾自的收拾好东西,然后站在自己的座位上发呆,此时的清一终于忍不住了,苦涩的泪水在这一刻决堤,泪水顺着清一英俊的脸庞滑落到衣领上,绽开了一朵朵灿烂的泪花。忆菲起身走了,清一擦了擦眼泪起身那好东西追了出去。一路清一都在忆菲后面慢慢的骑着,直到忆菲进去了小区。清一站在路边,眼泪再一次决堤,这一别,或许不会再见面了吧?

清晨的阳光透过半透明的窗帘,静静的洒在地板上,外面的世界没有了夜的宁静,职业装的白领们拎着包包和早餐匆匆的踏上公车。早餐摊上,人来人往。忙碌的人们如流动的溪水,川流不息,城市的美亦是在此,喧嚣中夹杂着丝丝寂静,清晨的阳光依旧对每个人绽开笑脸。太阳每天依旧会东升西落,不会因为一个人或者几个人的离去而改变什么。清晨的阳光也是残酷的,对于那些不愿意等待天明的人来说,清晨的到来就是一场噩梦的开始,每个人都有秘密,都有一个自己不愿提及的曾经。

清一推开门,果然是她。那个从小到大照顾自己的人,那个他无时不刻都在牵挂的人,那个陪伴自己时间最长的人。阳光照在她的脸上,岁月的朴刀无情的刻下一道道沟壑,尽管再怎样掩饰,始终盖不住时间的打磨。

“到了。”轻易回过神来,擦了擦眼角的泪痕,“师傅这是钱,别找了。”“这小伙子!哎呦。”清一转身对着司机摆出一个漂亮的笑脸。下车出门了。XX小区门口,一辆电车停在那里,一个身影坐在电动车上,一件白色的上衣,加上一条黑色的背带裤,颜色搭配是清一喜欢的风格呢。看到清一下车,那个人走了过来。“你是清一吧,第一次见到你呢。”“哦,多指教哦。哪里有招工的啊?”“那边,我带你去。”“算了吧,还是我带你把。”清一走到电动车旁,习惯性的捏了捏车闸。“上来吧。”“哦。”很好听的声音呢。人也很可爱啊,呵呵。清一笑了笑,他喜欢那种很可爱容易接近的女生。

清一揉了揉眼睛,“天亮了哦。”朦胧中清一打开电脑。晚上上一晚上班,白天清一可以好好支配了。很久没玩游戏了呢。

“回来了,还知道回来啊?”依旧是那么重的乡音,还是那么的亲切。清一闭上眼睛,呆呆的竟然没有发现妈妈在背后一直叫自己。姥姥推了清一一把,清一才会过神来。他定了定神,提着行李进了家门,目光还是没能从姥姥的身上离开。

车子向前走了一段,“就是那条街咯,那里有很多饭店的。”“哦哦哦,了解啦。”清一点了点头,走过路口把车子靠边停下,一旁的雨诗已经开始一家一家的询问了,清一锁上车子,快步走过去,“有没有招工的啊?”“暂时没有。”雨诗摆摆手,一脸的无奈,“没事,这条街还很长呢,慢慢来。”清一和雨诗就这样一家一家的问着,终于找到了一家,是一家店面不大,两层楼的干锅店,由于是夏天,外面还卖烧烤和龙虾田螺什么的。眼看接到就快到头了,估计也没有什么招工的了。清一说:“不如就这里吧?”“可是这里很累的。”“没事,正好锻炼一下。”雨诗笑了笑,点了点头。

打开电脑,登上扣扣。清一突然愣住了,列表中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好友映入眼帘。一次一次的打开聊天窗口,一次一次的关上。终于还是发了一条信息:忆菲,还好么?

“看傻了?”姥姥说了一句,清一心想:呵呵,还是没变啊,虽然她平时挺凶的,可是还是她最关心自己啊。

店长是个比清一大不了多少的姐姐,人一看就很面善,这也是清一愿意在这里打工的原因之一。“明天下午就可以来上班了,四点准时到哦。由于你是临时工嘛,薪水不会太高,一个月800可以吧?”“知道了姐姐。”清一摆出了一个完美的笑容,对着店长摆了摆手,“那我先走了哦。”一旁的雨诗笑眯眯的看着,得意的摆了摆手,“走了啊,清一,我妈妈还叫我回家呢。”“对了,谢了哦。等我发了工资一定请你吃饭。”“这怎么好意思啊?”雨诗说道,“在这里上班很累的,每天回家会很晚,注意安全哦。”“哎呀,这个你放心好了。不相信我?A城谁敢动我?”清一说罢,沉默了一下。

清一似乎在闪躲着什么,一反手把扣扣关掉,登上游戏,开始了一上午的奋斗。

清一想着,突然妈妈的话打断了自己,“来,看看这是你的房间。”清一顺着妈妈手指的方向走过去,推开门,里面的东西不是很多,布局也算简单。是清一喜欢的感觉,尤其是哪个蓝色的窗帘,窗帘是海水的背景,阳光可以依稀透过布料的空隙照进房间。有一种水光潋滟晴方好的感觉。清一躺在床上,冷气开得刚刚好,依稀的阳光照在身上,清一不禁打了个哈欠,渐渐进入梦乡。

几年前的自己,哪会有这么大的口气?清一抬起头,看着远方的太阳即将消失在高楼大厦中。清一这么多年,从小父母就不在身边,自然会受到别的小孩欺负。小学时就有同学欺负清一,到了初中也是如此。从那时起,清一就决定,要让所有欺负自己的人都要得到报应,自己不能继续这么软弱了。于是就这样,清一学会了用武力保护自己。每次有人欺负自己,清一都会二话不说直接一拳过去。为此清一也挨了很多打。就这样清一的性格越来越孤傲。他和子城从小就认识了,那一年他们才一年级,开始的时候子城也很喜欢欺负清一,但是后来不是了。如果有人欺负清一,子城会二话不说上去帮清一出气。就这样,清一靠着多年的锻炼,在学校闯出了一片天地,起码没有人会欺负自己了。

“清一,吃午饭了哦。”清一终于在游戏中走了出来,同时也在房间中走了出来。匆匆的洗漱完便去吃饭了。

深夜的街头,有两个人并肩走着,差不多的身材,穿着却不一样。一个是短短的风衣,留着稍长的头发,清一认出了那是自己。旁边的人一身深色的运动装,精神的短发。是他,是自己最好的朋友,江子城。两个人慢慢的走着,甩动着手中的酒瓶,仿佛在开心的聊着什么,清一听不真切。总之就是聊的很好就是了。

想到这里,清一的眼角不觉得湿润了,这下可把雨诗吓坏了。她推了推清一“怎么哭了啊?”清一回过神来,太阳已经快落下去了。“没事没事,我送你回家吧。”“嗯,好吧。”“你家在哪里啊?”“紫薇园。”“哦,原来你家在哪里啊。”清一想起小时候一个很好的玩伴家也在哪里。不觉得心头划过几丝激动。清一拧动电门,没多久就到了雨诗家。“我走了哦。”“走吧,我打车回家。”“到家了给我发个短信。”“知道了。”说话间清一已经拦下一辆出租车,雨诗也推车回家了。

时间转眼就到了下午,到了该上班的时候了。清一拉扯着坐在电脑前疲惫的自己,从游戏里走了出来。来到浴室,脱掉睡衣,看着镜中的自己,略显憔悴的面容依然是那么的不凡,其中夹杂着这个年龄不该有的沧桑,打开热水,水雾弥漫开来,清一沉醉在其中,暖暖的,很舒服。

突然街边冲出两个人。月光照在他们的身上没有反光,只有手中一抹闪亮的银色。“把钱拿出来!”“找死。”只见两人中一人把手中的酒瓶摔到地上,月光照在瓶身上随着它的碎裂在空中画了一幅完美的星空图画。那个身影快速的一摆,一把月光应声落地。沉寂的夜里破碎的声音夹杂着撞击的声音不停地回荡着。一场打斗过后,两个黑色的身影摸着夜色快步逃去。随着步子的声音远去,短发的少年轻声哼了一句“垃圾。”清一擦掉手边的血,看着道边黑暗的角落,说:“不如今天去我家睡吧。”说着一把拉起子城,两个人消失在黑夜中。

“哎呀妈妈,晚上吃什么饭啊,饿死了。”“宝贝怎么这么饿啊?下午去哪玩了?”“谁出去玩了?”清一转过身来,对着正在厨房忙活的妈妈说:“你亲爱的儿子今天出去找工作了。”“哎呦,那么厉害啊?”“当然了。”清一弄了弄衣服领子。“小看你儿子了。”说罢便快步走进了卧室,打开电脑挂上扣扣。滴滴滴~~有一个消息。是雨诗的:到家了吗?清一回复说。到了。雨诗已经不在线了。清一心想算了算了,吃饭重要。

吹好了头发,清一走出了们。夏天的A城还是那么的热,眼前一黑,一阵眩晕让清一有些站不稳,他扶住楼梯的扶手,过了一会不舒服的感觉才慢慢退去。清一摇了摇头:“可能是太热了吧。”思考间便跑下楼去跨上了自行车。

“起床吃饭了。”是妈妈的声音,清一从梦中醒来,擦掉眼边的几丝湿润。说了一句“子城。还好吧?”

匆匆忙忙吃过饭以后,清一就陪姥姥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话说姥姥越来越喜欢看偶像剧了。”清一在旁边感叹道。“也没见别人家老人这样啊。”姥姥瞥了清一一眼。清一嘟了嘟嘴:“哼”

傍晚的阳光依旧时那么的刺眼,炽热烘烤着无力的大地。一切都是那样的没有生气,繁华的街道川流不息车水马龙,如同根根血管彼此联通。空洞的城市也蕴含着独特的魅力,在阳光的照射下投射出一片片美丽的阴影。

看着慢慢一桌子的吃的,清一都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动手了,一旁的妈妈和姥姥开心的看着这一切,当然还有那个妈妈口中的“叔叔”。清一开心的嚼着嘴里的饭菜,他很久没有吃过姥姥做的菜了,原来比记忆里的还要好吃。一顿饱餐以后,清一躺到床上,抱起枕边的电脑。熟练地开机,然后挂上自己的扣扣。把耳机塞进自己的耳朵里,刚刚要打开音乐,就传来了滴滴滴的声音。清一看到电脑屏幕的右下角,有一个小小的头像在闪动。清一把它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条信息:2011.7.813:35欣怡。清一,回来了没有啊?你手机号多少啊?清一回复道:嗯。现在在家呢。183******97。有空联系吧。

回到屋里,清一看到有信息。

“我第一次看见你,你是如此的美丽。”清一看着手机上陌生的号码,愣了一下。“喂,哪位?”“是我,你还记得我吗?”“你是欣怡?”“是啊,没想到你还记得我哦。”“恩,我回来的时候你还找我聊天了呢,怎么会不记得。”说到这里清一笑了笑:我怎么会不记得一个追了我两年,默默喜欢了我两年的人?“哦,你在哪呢?找你玩去呀。”“我在上班路上呢,来我的店里找我吧。”“好的。”清一挂下电话,站在路边沉沉的想着:这个孩子有没有长大呢?会不会还和当初一样那么幼稚呢?

清一愣了一下。欣怡是A城**中学的学生,比清一低一届。新生入校军训一个星期是**中学建校以来铁打不动的规矩。那时清一喜欢到篮球场打篮球,刚好那时欣怡的班级就在篮球场旁边军训。欣怡一眼就在球场看到了清一,从那次以后每个课间,欣怡都会在篮球场旁边,注视着这个素未相识却熟悉无比的男生。她从清一的同学那里要来了清一的扣扣号。欣怡发现自己喜欢上了这个男生。但是看着镜中的自己,平凡的不能再平凡了。于是她就这样,有空就和清一聊聊天,但是在学校却基本没有找过清一。

欣怡:在吗?

清一到了店里,远远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侧影,是她,欣怡。一件黑色的上衣,一条蓝色的牛仔短裤,加上条黑色的丝袜。脸上却带着和穿着极不适应的稚嫩。“嘿,在等我吗?”欣怡转过头来,脸上带着几分羞涩,很好听的声音说,“你长高了,比那时侯高了。而且还瘦了。”“哦,那你呢?我可没注意啊。”清一说罢笑了笑。欣怡脸上一阵红晕。“呵呵,你上班吧。”“恩,你找地方坐吧。”说罢清一便跑开去搬桌子放餐具了。欣怡静静的坐在一旁,看着清一:两年时光转瞬即逝,如今你已长大成熟,我却还是三年前那个长不大的孩子,也许一辈子都会是这样,我不想奢求什么,正如你最喜欢的歌中所说。

那时一个圣诞节。欣怡终于鼓起勇气去找清一了。她知道清一喜欢棒棒糖,于是就买了一大把棒棒糖拿在手中。“清一,有人找。”正在玩手机的清一抬起头来,向着门口慢慢的走过去。欣怡站在门口,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清一开口说到:“哦,是你啊?有事吗?”“嗯……”欣怡吞吞吐吐的说道:“内个,圣诞节快乐哈。这个这个是给你的。”“哦,谢谢了啊。”清一结果棒棒糖,回敬了一个漂亮的笑。欣怡的心沉沉的跳了一下,她深呼吸了一下,摆出了一个可爱的笑容。“那,快上课了,我回去咯~~”“嗯。回去吧,慢点。”清一淡淡的说道。

清一:嗯,有事吗?

我第一看见你

欣怡捂着嘴一路小跑回到教室里。那时欣怡第一次和清一离得这么近。后来清一要转学了。欣怡来送他,那次是欣怡第一次给清一写东西,信的大概内容是这样的:

欣怡:没,就是想问问你最近怎么样,有没有空出来玩啊?

你是如此的美丽

清一:

清一:嗯,这个有点问题。我刚刚找到工作的。

我怎么能不为你着迷

你要走了,说不舍得都是假的,说实话,认识你两年了。还记得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了你。只是我不敢和你说,我怕你拒绝我。所以我一直把那份爱藏在心中,不敢说出来。现在你要走了,该说的话,想说的话,今天我就说了吧。

欣怡:这样啊,你在哪里上班啊?改天找你玩去咯好哥哥~~

只是你却并不在意

你知道吗?我费了很大的力气才要到你的扣扣号的。每次和你聊天我都不舍得下线,尽管半夜了,妈妈在催我睡觉。但是我真的不舍得,我怕就这样和你错过。再也不见,所以我总算鼓起勇气对你说。

清一打了个哈欠:呵呵,就在那个饭店很多的那条街上,饭店叫**干锅。我先去睡觉了,有空来找我吧。

太多秘密藏心底

我爱你,虽然知道不可能了,但是我还是要说我爱你。

欣怡:去吧去吧。知道了哦。

也不敢让你看清

有缘我们会再见的是吗?记住我,我叫欣怡。我在这里等你。

清一合上电脑,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呵呵,说话的语气还是没变,不知道这个小孩长大了没有啊。不觉间一张脸浮现在清一的面前,甜美的笑中带着几丝羞涩,很美的笑呢。清一的嘴角轻轻上扬,“谢谢你,欣怡。”

怕你知道会对我不理

我想,我该换个称呼了吧。不如叫你哥哥好了。好哥哥~~

“妈妈我上班去了啊。”“知道啦,路上慢点哦。”话音还未落,清一早已跑下楼去。

你不会懂我的珍惜

因为你,花败了又开。因为你,天阴了又晴。

时值盛夏,下午四点的气温仍然是那么的热,太阳烘烤着大地。清一跑到楼下,推起车子,向着饭店骑去。:今天第一天上班呢,一定要给老板留下个好印象。不觉间,清一的嘴角微微的上扬。漂亮的弧度。

生命有太多太多不确定

你的好妹妹,欣怡。

第一天上班,清一有些不适应,从小都是姥姥照顾自己,没干过什么活,不过一小段时间以后清一就适应了。无非就是端端盘子擦擦桌子而已。

你是否心理也会不安静

清一沉默了,想起那个单纯的女孩,心中还是有那么多的不舍,不知道现在她还好吗?长大了嘛。清一想着想着,心中不免多了几丝期待。“我第一次看见你,你是如此的美丽…”轻易地手机响了。“喂,哪位。”“操,你丫的什么时候说话变这么文雅了?到家了吗?晚上给我滚出来喝点,咱们去美丽华,操,我请客。”“哦,是你啊,我都没好意思说你,你反倒骂我了?你都没来接我什么意思啊?你看我晚上不宰死你!”“别嘚嘚了,你在哪呢,我去接你!!!”“我在家呢啊。”“你家在哪?”“金卉小区。”“行,出门到门口等着我。”“哦了。”清一挂下电话,洗了个澡,吹了一个很精致的发型,一身休闲装出门了。

不知不觉黑夜已降临。原本落寞的城市披上了一件闪光的华丽的外衣,清一把最后一张桌子收进屋里,伸了伸腰,点着了一根烟。雾霭在空气中散开,弥漫着烟草独特的味道扩散着,青色的烟雾环绕着清一,他收了收衣扣。背后传来老板的声音:“清一你可以下班了哦。”“好的。”清一答应了一声,斜靠在车子上,青白色的烟雾被风吹散。

因为你我又泛起了涟漪

A城的夏天依旧是那么的热,清一出了门不禁感叹了一下。走到小区门口,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一件黑色的耐克上衣紧紧地收在身上,凸显出完美的身材,身子斜坐在摩托车上,左手拿着一根香烟,不停地向嘴中送,右手摆弄着黑色的苹果。一点也不低调。清一快步冲上去,一把把手机夺过来。“好啊,几个月没见,换手机了?”说着向子城甩了甩手中的战利品。“呵呵,抢老子的东西,你觉得现在我是把你按到地上呢?还是断胳膊断腿呢?”“我承认,打架我比你差点,其他的你敢比吗?”“行了,没空和你闹,赶紧上车,酒店都定好了,人也都到了,就差你了。”“走吧,快点。”子城斜了清一一眼,“你的意思我很慢?我技术不比你好?”“呸,你刚刚还那么急呢,赶紧走!!!”发动机传来低沉的声音,随着一阵烟雾的扩散,摩托车隐没在繁忙的街道中。

到家已经十二点了,“第一天上班很累呢,看来还是需要锻炼的啊。”清一不禁感叹。匆匆的洗漱过后,清一躺在床上,沉沉的进入了梦乡。

你能相信

嘶嘶嘶,摩托车的车尾在路上划出了一个漂亮的弧线。“怎么样,技术没退步吧?”“退步个鸟!好不容易吹的头发,又乱了!”清一对着后视镜摆弄着头发说道。子城放好摩托车,“走,在13楼,跟着我走。”“行了,我又不是没来过!好用你告诉我?”清一斜了一眼子城,踹了他一脚。子城倒是很淡定的点了一根烟,顺便也递了一根给子城。清一跟着子城,慢慢的走着,顺便把烟点上了。“你小子什么时候开始抽这么好的烟了?以前也没给过我!”清一抱怨道。子城关上电梯门,顺手按下了“13”的按钮。“这不是你来了我才舍得买的嘛,平时谁抽这个?一个星期零花钱操!!”叮咚。说话间13楼到了,子城向着走廊尽头走过去,“1304,这个。”清一快步跟上去,一脚把门踢开,迎面一个身影紧紧地抓住清一,把清一按在墙上。踹了一脚,抱怨道“你还知道回来?这些弟兄都忘了吧?”辰逸把手松开,点上一根烟说道。

梦中清一朦胧间看到一个人,宽大的校服仍映衬出她瘦弱的身体,长长的头发随风飘起来,脸上丝丝朦胧的笑意若隐若现。是她吗?

就这样远远看着你

辰逸是清一在初一的时候通过子城认识的,他和子城是同学。平时和子城玩的很好,辰逸虽然看起来比较懒散不正经,但是确实是那种肯为兄弟两肋插刀的人。还记得有一次,清一要买手机,差300块钱。辰逸看到了,二话不说帮清一补上了钱。平时出去吃喝大部分都是辰逸请客,辰逸常常说一句话,清一印象很深刻。“我也知道提钱很伤感情,跟哥们别客气,哥们也帮不到你什么,缺钱给哥们一个电话就行!!!”

是我最亲密的距离

子城给清一挪了一张椅子坐下,自己坐到旁边,点了一根烟。辰逸起身给清一满了一杯酒,拿起身旁的酒杯举到清一面前,清一端起酒杯和他碰了一下。“哥们,来的时候也没能去接你,我先敬你一杯赔罪,我干了你随意。”说罢把酒杯凑到嘴边一饮而尽,清一照做。“行了,知道你家事多,哥们又不怪你。心意到了就行。”在一旁的子城看到了,拿起酒杯给自己斟了一杯,也给清一加上了。“都是兄弟咱们也别说见外的话了,我也敬你一杯!”清一举杯一口喝了个底朝天。子城也如此。接下来一桌人轮流来敬的清一,几杯酒下肚以后,清一觉得有点饿,“都别喝了,这么一桌子菜,咱们不能光喝酒是吧。都给我动手,吃不完不让走。”几双筷子交错着夹着桌子上的饭菜。酒杯不停地被举起拿下斟满。

不需要你给我关心

不知不觉天就黑了,一屋子的人昏昏沉沉的走出门,子城开口说道“清一唱歌那么好,酒又喝的不过瘾,要不咱们去KTV继续边唱边喝怎么样。”“走着,罗嗦什么?”清一开口了“正好很久没去了,估计绝念老板也很想咱们啊,正好去看看他生意怎么样,他可就靠咱们吃饭了啊。”说完一帮人拥着走出酒店,打车的打车。推车的推车,去了绝念。

也不奢望会和你在一起

绝念是一家中型的KTV,平时生意还不错,装修时请以最喜欢的欧式风格,昏暗的灯光加上优雅的音乐更是增添了几分优雅的气氛。请以一帮人到了绝念,点了一个最大的包间。几包啤酒往地上一放,清一拿起麦克风,点了几首自己喜欢的歌,唱了起来,不是的还有人拉着他喝酒,原本空旷的包间变得异常的热闹,人们都打成一片。

就这样静静陪着你

广场的时钟指到了十二点,随之而来的还有那无比熟悉的钟声。绝念的门口,一帮人打打闹闹,时不时有几辆出租车被拦下来,几个人连滚带爬的走上车。过了一会,门口只剩下辰逸子城还有清一三个人了。辰逸喝的有点多“哥们不好意思了,我有点头晕,先打车回家了。”这时的清一也喝多了,匆匆应答了几句就斜靠在摩托车上。辰逸来下一辆出租车,匆匆上了车。子城没有喝很多,他要开摩托车的,看着出租车的车尾灯消失在街道的拐角处,舒了一口气。子城转过身对清一说,上车我送你回家。此时的清一早已不省人事,沉沉的,他仿佛看到一个人,是她,很久没见了哦。

不去讲更多的言语

“起床了啊宝贝。”“嗯?几点了?”“我了个宝啊,中午了都,昨天你喝多了,人家子城把你送回来的。”“哦…”清一从床上爬起来,晃了晃脑袋。昨天朦胧中似乎看到一个人,不,应该是想到了一个人。是她吧,忆菲?清一自顾自的笑了一下。“我怎么这么傻,都分开那么久了,还记得她?”说罢轻蔑的笑了一下。姥姥站在门口:“好啊,一回来就喝酒,还喝成这样,起了床还傻笑。有小闺女相中你了?”“哪有啊,你外甥魅力就这么大?”清一皱起眉头,冲着姥姥嘟了嘟嘴。“哼。什么啊。”“行了行了,都中午了,你不吃饭这里一家人还等着吃饭呢,赶紧洗脸刷牙。”“吃完再洗。”清一撇了撇嘴,但是他知道,还是姥姥最疼自己。

为了你什么都愿意

清一走到餐桌前,看着一桌子的饭菜啊却怎么也没有食欲,不知道是因为喝酒的缘故还是别的。他匆匆吃了几口就去洗澡了。哗哗哗,热水从莲蓬头里喷出来,水汽在浴室里弥漫。清一脱下衣服,对着镜子看了看,“这个疤痕看来是下不去了啊。”清一看着镜子中这个略显憔悴但却英俊不凡的人说道,他看到镜中人的左臂一片看似烫伤的疤痕,异常的刺眼。

亲爱的

清一拿起浴巾围在身上,擦了擦头发,浴室里啊雾霭散去了,镜子上一层朦胧的水汽,清一擦了擦镜子,看着镜中的自己。头发湿湿的,顺着脸温柔的贴下来,清一很久没有这样看自己的头发了,平时的清一都是把头发吹得很高。他把刘海弄上去,一双浓浓的眉毛从太阳穴蔓延到眉尖戛然而止,仿佛两片柳叶,高高的鼻梁屹立在眉尖下。眼眶不是很深,但是那种很好看的样子。清一满意的对着镜子笑了笑。他看着镜中的自己,完美的笑中含着几丝隐隐的苦涩。是什么环绕在心头呢?

像秋天枫叶等落地

清一穿好衣服,是一件欧式的格子衫,加上一条略微修身的牛仔裤,把清一高挑的身材显露的完美无比。他拿起吹风机,摆弄着自己的头发。“清一宝贝,有你的电话。”妈妈擦了擦手上的水,摆弄着清一的手机。“喂,哪位?”“我,子城。你起来了吧?”“嗯,起来了。”“没事了吧,昨天你喝了不少呢。”“没事,对了,你能帮我找到工作吗?我想暑假打点工,弄点钱。”“我帮你问问啊,你自己也出去转转。”“行,谢了啊。”清一挂掉电话,继续摆弄自己的头发。吹完头发,清一躺到床上抱起电脑,熟练的上去自己的扣扣。有一条信息。

你是我最美的风景

雨诗:回来了吗?

我知道在你的心里

清一:嗯。

我只是渺小得快要隐形

雨诗:在哪呢啊?

那家快餐厅的座椅

清一:在家呢,正愁找工作呢。

如今已换了新情侣

雨诗:找我啊,我知道。

我还是一直在等你

清一:好吧亲。你在哪呢,我电话183******97。电话联系吧。

是否可惜明知等不到你

“我第一次看见你,你是如此的美丽。”电话响起来了。“雨诗?”“嗯。”“方便出来吗?”“嗯。”“陪我出来找工作吧?”“可以啊,我知道哪里有的。”“行,谢了啊。”“嗯,去哪找你啊?”“XX小区门口吧,你知道的。”“嗯,现在出门了啊。”“嗯,挂了吧。”清一匆匆挂下电话。对着镜子弄了弄头发穿上鞋就出门了。

清一你不知道,每天放学我都会在路口等你,尽管我知道你家和我家是反方向。花了很大力气才要到你的口口号和手机号,当时自己别提多高兴了。每当我听起这首歌心里都会有说不出的辛酸。只是你一个回眸的笑颜我就可以一个人品位很久。或许你不记得了,有一次放学下雨,我在路口等你,想给你送伞,却被我同学拦住了,她和我说:我们只有一把伞,我不让你去!看着你淋雨骑车回家的样子,真的挺难受的。我不允许我的同学喜欢你,我只想我一个人喜欢你。不知为什么,总是很喜欢叫你流氓兔。每次你在扣扣上和我聊天的时候我都不舍得睡觉,你总是喜欢玩到半夜,我就不顾爸妈的阻挠偷偷的陪你打扑克玩游戏到半夜。你烦的时候我就想要安慰你。只是你不知道,每次我上号都不会有人找我聊天,因为我从来都是隐身对你一人可见,每次看到你在线我都不敢主动找你聊天,我只能自己听着歌看着电脑屏幕发呆,希望你可以主动找找我。我会留意你在学校的一切举动,尽管老师家长都警告过我。每次我看着你和忆菲一起走在放学的路上时,我的心会有一种说不出的痛。我很自私,想你是我的。但是现实告诉我,不是,我就是我,这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我。

“师傅,去XX小区。”“行。上来吧。”车子发动了,冷气开得刚刚好,看着周围的景物向后推进,清一不觉又沉沉的进入了回忆中。

看着清一精练的背影,欣怡笑了笑,但笑中却夹杂了太多太多的无奈不舍和苦涩。低头看了看表,已经不早了,该回家了。欣怡站起身,走到清一身旁轻声说道:“我该回家了,时间不早了。”清一停下手中的工作,“我送你回家吧。”“不用了,不麻烦你了,你这里这么忙,今天能看到你就挺高兴了。”“哦,那你回家慢点,到家给我发短信。”“恩。知道了。”说罢欣怡摆摆手,示意不用送了,独自走出店去。

清一若有所思的看着欣怡离去的背影:这个孩子还是没有长大啊。放心欣怡,两年这么久我不会让你白等的,我会用我的方式给你一个答复。清一望着渐渐远去的背影,笑了笑,“谢谢。”只是没有人听到而已。

“清一下班了。”“哦,知道了。”清一装好手机,慢慢走出饭店,“姐姐我走了啊。”“恩,路上慢点。”

清一跨上车子,点上一根烟,慢慢的走着。几滴雨点滴在清一的脸上,凉凉的很舒服。清一停在路边,继续点上一根烟,四周弥漫着青蓝色的烟雾,清一在雾霭中沉沉的想着,忆菲你还好吗?

豆大的雨点倾盆而下,雨水一改往日的乖巧,变得急促而暴躁。清一立马推着车子来到一个酒店的屋檐下。“真倒霉!好不容易下了班还赶上下雨。”

清一斜靠在车子上,想了很多事。很多很多的画面浮现在眼前,伴随着倾盆的大雨散落在脑海的角落。画面中忆菲甜甜的笑脸,子城辰逸的相伴,欣怡傻傻的追随。清一满足的笑了笑,“感谢有你们。”清一不觉间喃喃道。

雨丝毫没有停的迹象,清一顿了顿,“怎么回去也是淋,与其等着不如赶紧冲回家。”说罢便把手机往兜里一揣。跨上车子就冲进了雨中。

大雨中一个少年骑着车子穿梭在雨雾中,一朵朵溅开的水花盛开在这雨的季节。雨水捶打着少年的肩头,雨中的少年依旧不凡,是的,那股骨子里的高傲无论经过雨水怎样的冲刷都不会被抹去。人不可有傲气,但不可无傲骨。

清一拖着已经湿透的衣服,吧嗒吧嗒的走进客厅,“清一你怎么了?”传来的是妈妈关切的询问。“没事,下雨了。”“快点把衣服换下来,一会再感冒了。”说着便过来拉着清一去浴室。

清一换下衣服,打开热水阀,温温的水喷涌而出。清一沉醉在这美景中,看着镜中的自己。那几丝隐隐的惆怅依旧徘徊在眉间,无论怎样的笑都无法掩去。

清一穿上睡衣,软软的很舒服,半湿的头发温顺的垂了下来。清一往床上一躺,沉沉的进入了梦想。

本文由云顶集团网站发布于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短篇小说:那一年。我们的曾经(二)

关键词: 云顶集团网站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