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雷家书: 一九五六年六月六日*

来源:http://www.skipthekitchen.com 作者:励志美文 人气:96 发布时间:2019-11-01
摘要:……我们这次在黄山,玩得很痛快,碰见了安徽省委的秘书长,大家很谈得来,一提起傅聪,他们都知道,对你的成就都很赞赏。黄山管理处长沙老,六十二岁的老头儿,精神健旺,每

  ……我们这次在黄山,玩得很痛快,碰见了安徽省委的秘书长,大家很谈得来,一提起傅聪,他们都知道,对你的成就都很赞赏。黄山管理处长沙老,六十二岁的老头儿,精神健旺,每天走三四十里山路不希奇,虽然不会写,字识得不多,可是他的谈吐,谁都听不出,真是出口成章,文雅有礼,一点也没有八股味,做事勤劳,对己刻苦。说起他的历史来,真是可歌可泣,沙老(大家都这样称呼他)是贫农出身,自小为地主看牛,有一次新年里偷跑回家,不愿干了,见了父亲,父亲非常生气,打了他两个耳光。可怜他们自己也吃不上,儿子回来了不是多一个人吃么,所以硬逼他回地主家,他无可奈何的去了,可是地主不要他了。于是他就只好投奔叔叔那里,他叔叔是摇船的,就收留了他,从此过船家生活了,这期间,接触到了共产党,干起革命了。解放战争时他有功,经他训练有一千多条船及二千余的人,渡江时只牺牲了七个人,真是了不起。他有五个儿女,一个是送掉的,一个是卖了的,自己只有三个,一个儿子在抗美援朝战争受了伤,一个儿子在中学念书,一个女儿出嫁了,也有工作。最惨的是他的老妻,解放战争后带了三个儿女,讨饭或拾野菜过日子,一直讨饭到一九五二年,才找到了沙老团聚的。这种人真是可敬可佩,解放后还是革命第一。我们碰到的党员,都是这样品德优良,看见了他们这种不怕艰苦的精神,真觉得惭愧。……还有一个三十几岁的复员军人,现在是合肥逍遥津公园的园艺及动物园主任,专门搞园艺花木,还搜罗各色各种的动物,听他讲来,头头是道,真是一个园艺专家。我们初碰见时,以为他是素来搞植物花木的,原来他只搅了四年。复员后,组织上派他干这一行,他本来一窍不通,可是钻研精神极强,非但钻研,还爱上这工作, 所以越来越精通,一个货真价实的专家。他谈吐谦虚,绝对没有自满的流露。爸爸非常喜欢他佩服他。所以我们这次收获不少,学到不少。看见了那些淳朴而可爱的党员,真是感动。

报 答火红五月的一个傍晚,斜阳渐渐西下。下班回家,一进屋看见写字台前已进入耄耋之年的老岳父,正颤巍巍的在一个红红的小本上记着什么,走近才发现,他正在给退休老党员记着党费,字里行间清楚地记着一串串收缴的金额和一枚枚印有自己姓名的红色印章,最耀眼还是数封面那由斧头和镰刀组成的熠熠生辉的党徽······岳父是二矿社区退休党小组的一名党小组组长,他也许是澄合基层党组织中年龄最大的党小组组长。他常常步履维艰的走巷入户从行动不便的老党员手中收纳党费,也让一些人不解,孩子们常心疼地说“都快80岁的人啦,还忙个啥?不行我们替你收”从他那一次次专注的神态以及那神圣的表情中看到他的认真和执着。岳父老家在内蒙凉城县,自幼就过着苦难的日子。父亲给地主放牛,受尽了苦难而离人世,母亲被逼得上了吊;姐姐和姐夫父被国民党兵双双打死在讨饭的路上,年少的他过着沿街乞讨、衣不遮体的生活。14岁那年,村里来了游击队,打跑了地主分了地,大人说他们是共产党毛主席的队伍,为了参加游击队硬是跟着队伍走了10多里地之后,才被一位首长模样的人给带上了一顶军帽,从此走上了革命的道路。之后才有了现在“石天祥”这个游击队领导给起的名字,就连识字也是从部队开始的。最后被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华北野战军独立第三旅,因为年龄小就在连里当司号员,曾经参加过解放刘胡兰家乡文水县云周西村的战斗。在解放太原的战役中负了重伤之后退伍还乡。1950年抗美援朝战争打响,10月他又二次入伍跨过了鸭绿江并立下了战功,再后来就退伍来到了煤矿,成为祖国煤炭事业的一名建设者,任劳任怨几十年。能早日成为一名中国共产党员是老人多年的心愿,1978年终于如愿以偿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共产主义战士。岁月催人老。到了晚年,因为是解放前参加革命的有两次入的经历,又立有战功。因当时退伍证在返乡途中丢失而未落实有关政策待遇。儿女们和知底的老同志让他找组织予以落实,在向有关部门说明未有结果后,老人心平气和地对孩子们说:“当年要不是共产党,我不知道是个什么样子,比起来跟自己一起冲锋牺牲的战友,我还是幸运的”。在光荣退休的日子里,他先后主动义务上煤专线看护铁路,为路基两边清理杂草。一次为追赶往轨道上放石头的小孩,一直追到铁路旁附近的村口;还有一次帮别人推上坡的架子车,摔伤了手臂,造成骨折·····自己从事政工多年,家里一些书籍《红星照耀中国》、《刘伯承回忆录》、《中国十大元帅》也成了岳父的枕边经常翻阅的读物。我曾把岳父的经历讲给同事听,大家说像电影里发生的事。多年来,支部里搞活动发的枕巾和一些印有党徽的水杯也都小心地收好。我无数次在为岳父20年“退而不休”努力地寻找答案。在看着手里鲜红的党费证的一刻,我似乎读懂了老人,似乎有了答案,也正是他常说的那句话:“党对我们家这么大的恩,真不知道该怎么报答……”。 董矿公司 王世达

一九三九年秋天的某一天,在一个叫广庙的古镇上,有一家开油坊的白姓人家,生了一个闺女,夫妻俩高兴得不得了!虽然不是儿子,他们一点也不在乎这些。不是他们不想要儿子,而是因为他们夫妻俩已经40多岁了,一直怀不上孩子。为此他们夫妻俩求神拜佛,香火钱不知花了多少!他们曾在神灵面前许过愿,“只要让我们有孩子,不管男孩女孩我们都会感激不尽的!”可是神灵就是一直没有时间眷顾他们。正当他们都快要绝望的时候,42岁高龄的白老板娘却忽然间怀孕了,生下了个健康漂亮的女儿,他们夫妻俩真是不知怎样爱宝贝才好,真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从此这个女孩就成了他们的掌上明珠。
  女孩出生的当天,他们家油坊的油一律五折优惠。到孩子百日的那天,给全镇挨家挨户发喜蛋,同时在镇路口给穷人布施粥饭。这个女孩的出生在当地可谓是轰轰烈烈的热闹!当然女孩的父母,也没有忘记去周围的寺庙还愿,给寺庙捐赠了不少银两,感动得寺庙的主持给他女儿赐了个非常吉祥如意的名字叫“白友珍”。从此这个叫“友珍”的小姑娘,就这样享受着父母的疼爱,在这个古老的小镇里幸福快乐地成长着。
  等到友珍长到八岁的时候,周围和她同龄的男孩都去镇上唯一的一所国民小学读书了。那时已经是一九四七年秋天了,正是解放战争时期,友珍有个三叔很早就参加革命了,他常偷偷回家传播、宣传革命,所以友珍的爸爸也很开明,加上这个小镇的风气还是很开化的,于是小友珍和镇上几个为数不多的女孩子,和男孩一起去学校读书了。这一读就读到一九四九年全国解放。那时友珍已经十岁了,她虽然还不是太懂得解放是怎么一回事,但她分明感觉和过去有很大的不同了。尤其是他们家,如果按他们家以前的家产,可能要被划成地主资本家什么的,但由于他叔叔参加革命早,在解放前夕他们家的大部分家产都捐献给革命了,所以等解放后他们家就被划成“小土地出租”,大概这个成分在当时还算是人民,不是剥削阶级。
  解放后,友珍家的生活没有受到太大的冲击。他们家就她一个孩子,家底也不薄,日子还是过得舒舒服服的。友珍接着读了初中,初中毕业后,作为那个时代的女孩,继续读书的很少。友珍和那个时代的多数女孩子一样,恐怕多半都要在家里等着嫁人了。虽然那时已经解放有些时间了,女同志参加工作的也不少,但在那个小镇,一下还不可能就那么进步的。友珍这时也刚好才十五岁,暂时就在家呆着,整天就看看书,偶尔和同学朋友出去玩玩,似乎这段时间,她就是在等待如意郎君的出现,然后把自己嫁出去。应该说这段时间是友珍一生中最快乐最单纯的日子。
  一
  时间就是在这样的不经意间就流逝了,一转眼,友珍就十七岁了。要是现在当然还在读高中,年龄还小着呢,可是要知道那是解放初期的五十年代,和她差不多大的女孩都结婚生子了。可能友珍家的父母只有她一个孩子,也或者他们家对友珍所嫁的对象要求太高,她还依然很少有人给她说婆家,即使有那么少数几个来提亲的,友珍多半看不上,所以她还仍然待字闺阁中。她毕竟读过书,又喜欢看小说,自然对未来的对象会有自己的想象和标准。
  有一天,她叔叔来他们家吃饭,还带来了一个他的同事。他叔叔是当时那个区的区委书记,和他一起来友珍家吃饭的人是这个区的区长。他们刚好到这个小镇来处理一些工作上的事,他叔叔要回家看看自己的哥嫂和侄女,顺便就把他同事一起叫来了,也算是招待同事到家里吃顿便饭吧?可是这顿饭就彻底改变了友珍的一生,友珍的悲惨命运,也由此拉开了序幕……
  那天他叔叔对友珍的父母说,一会我要带一位和我一起工作的同事回家吃饭,你们给我准备几个菜吧,毕竟是第一次来他们家吃饭嘛。友珍父母一听就非常高兴地答应了,毕竟他们还是殷实之家,准备一些鸡鸭鱼肉还是并不困难的。友珍就帮助母亲一起做饭。到中午一桌丰盛的饭菜就准备好了。友珍家平时也很少来客人,今天是叔叔带来的,友珍也充满了期待和好奇,到底叔叔带什么人到我们家吃饭呢?想着想着,就到了中午。友珍远远地就看见了叔叔和叔叔身边还有个比叔叔略高点,身材很挺拔的年轻人,和叔叔一边说一边朝家这边走来。友珍虽然她读过书,应该算新女性,毕竟她还小,也没有出过家门,所以看到陌生人还是有点害羞,就躲到房间里去了。这时叔叔和那个客人已经进到了友珍的家,友珍听脚步声是知道的,但她还是不好意思出来。直到她妈妈喝她出来招呼客人,她叔叔也找她时,她才羞羞答答地从闺房出来。这个叫秦川的客人抬头看见的是这样的一幅画面:一个高挑身材,皮肤白皙,眼睛不是特别大但却含情脉脉的小姑娘出现在他的面前,他立即被镇住了,呆滞了几秒,但他毕竟是久经沙场的老将,立即就调整了自己的状态。对友珍叔叔说“这就是你常说的侄女呀,我还以为是个孩子呢,已经长成大姑娘了。”友珍听他这么一说,脸更红了,头低得更低了。这时叔叔说“叫秦叔叔”,她立即就小声地叫了声“秦叔叔好”。这时母亲叫她端菜盛饭,正好化解了她的尴尬。于是她就去忙活了,只留他爸爸和叔叔他们在聊天。饭桌上,只听爸爸、叔叔和客人在谈土改啊,分田地呀什么的,友珍也好奇,但那时男人在桌上吃饭,女孩是不能上桌的,所以友珍只能在厨房偷偷地听。当他们谈到了刚解放,需要有文化的人出来工作,可是那时识字的人很少,找不到人才时,忽然叔叔对她爸爸说“我们家友珍不是读到初中毕业了吗(那时这个程度就相当有文化了)?哥哥,你让友珍出来工作吧,我们真的需要有文化的人呢!”可友珍父亲说“女孩子迟早要嫁人的,出来抛头露面不好吧!”她叔叔说“哥哥,现在都解放了,你还那么封建怎么行啊。”这时,叔叔就把友珍叫了出来说“友珍你愿意出去工作吗?”友珍看了他爸爸一眼,低着头说“爸爸同意我就同意!”其实她心里非常愿意,只是怕她爸爸阻拦。他爸爸想,自然叔叔叫她出去工作应该不会有错的。友珍的爸爸非常信任他的这个兄弟。于是就同意了。友珍于是就出去工作了。
  叔叔就让友珍在秦川手下工作,一开始就做他的文秘。秦川发现这个姑娘不仅长得不错,其实人也很聪明,交代给她的任何事都做得非常好,而且性格既温婉又活泼,并且能歌善舞的。秦川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小姑娘,当然他虽然是个男人,但他首先是个党的领导干部,又是友珍叔叔的战友和同事,他不会也不敢往歪处想。他在友珍面前一直以长辈自居,平时对她很严肃,即使是关心也是很含蓄的。因为刚解放事情确实很多,他也没有时间去想其他的。可是问题不在他的身上。而是出在友珍的身上。这大约是友珍和秦川在一起工作三个月左右的时候,友珍就觉得每天上班很愉快,看到秦区长心里就特开心,秦区长的一个眼神,一个细微的动作,一句普通的话语,都能让友珍激动半天。有一次,友珍中午不小心趴在桌上睡着了,秦川悄悄给她盖上了自己的外套,等友珍醒来,发现是他的衣服时,她立即脸红心跳,激动了半天!这时秦川刚好从外面回办公室,看到友珍醒了,就关切地说“以后中午困了,要记得搭件衣服,否则容易感冒。”接着又玩笑地说“把你这个小公主弄病了,我可没法向你叔叔交代的。”说得友珍特不好意思,脸更红了,秦川一看友珍脸红红的,就很担心地走过去说“你不是真发烧了吧?脸怎么那么红?”然后顺手就摸了她一下额头,当秦川那大手碰到友珍的额头时,她像被电击的一样,浑身颤栗,立即迅速地躲开了,秦川看友珍一个劲地往后躲,也觉得自己刚才那样做不合适,就立即此地无银三百两地低声说“我怕你真的发烧呢。”说完,就离开了办公室,一直到下班也没有回来。
  晚上友珍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她想起了第一次秦川来家里吃饭看到他时的情景:那是一个30岁左右成熟的男人,高高的个子,浓眉大眼,谈吐大方,举止得体,全身上下透着一种成熟干练的美,她一下就被他俘虏了!后来她之所以要出去工作,或许就是因为他吧。当然她当时不敢想入非非,因为他不知道他有没有结婚,有没有女朋友。后来她隐隐约约听别人说,秦川山东烟台人,他在读书时就参加了地下党,后来又被组织派去沂蒙山区带领队伍打过仗。当时他是和他的一个女同学一起参加革命的,后来这个女同学成了他的太太。他们很恩爱,可是在解放前夕,他太太被国民党杀害了,他很悲伤,一直至今未娶。当她得知他至今单身时,心里就有了许多小心思,对他的想象就多了许多私心。当然她不是不知道,她还太小,在秦川的眼中,她还是个孩子。还有和他牺牲的太太相比,她实在差得太远了,所以友珍很纠结,她知道自己是爱他的,他身上有许多英雄气概,值得她崇拜;她也知道他是个好人,他是真心为劳苦大众谋利益的。他还和叔叔是最亲密的战友,仅这些就够一个少女去爱了!可是友珍不知他爱不爱自己?所以友珍最近常常很痛苦,也不知对谁说,于是就只有靠天天写日子来排解自己的郁闷。
  有天友珍母亲在打扫友珍的房间时,发现了那个友珍写日记的笔记本,但母亲不识字,就顺手把她扔在桌子上。说来也巧,本子就这样自然地打开了。过了一会儿,友珍父亲去他房间找笔记个账,恰巧就被她父亲看到了,父亲不是故意要看她的日记,只是她日子的第一页赫然这样写着:“我真的很爱他,可是他爱我吗?我真的搞不明白!”她爸爸看到这里心里还一阵的窃喜,女儿终于有爱的人,晚上等女儿下班,问问她到底爱的是谁?她父亲想,既然是我女儿爱的人一定不会差的。于是他在心里就盼望着女儿早点回家,问问这个人是谁,心里才踏实。好不容易等到傍晚,友珍下班了,一进门,父亲就把友珍叫进了她自己的房间,把门关上后,把日记本摊在她的面前,说“你有喜欢的人了?是谁?要我去找人说媒吗?”友珍一把抢过日记本,生气地说“谁叫你们看我日记的!”友珍爸爸溺爱地说“你这么大了,也该有个婆家了,先前给你说的你都看不上,现在有你自己喜欢的人,我们都替你高兴呢!”友珍小声地嘀咕了一句“我喜欢的你们肯定看不上。”没想到友珍的这句话就被他爸爸听到了说“只要我女儿喜欢的,我们一定会喜欢的。”友珍一听就说“你说话算数?”“当然!”父亲回答说。友珍说“如果我找个年级比我大很多且结过婚的人,你们同意吗?”父亲一听,脸色瞬间变了,生气地说“小丫头,别胡说八道!”转身把门关得山响。
  后来父亲通过叔叔终于弄清楚友珍喜欢的人是谁了,一生气就不给友珍出去上班了,把她关在家不让她出来,她叔叔来说情也不行,不管怎么说友珍的父母都是旧社会过来的人,他们的思想怎么也是旧社会的那一套。他们的宝贝女儿怎么能嫁给一个比她大十几岁且还结过婚的人呢!为此,兄弟俩还闹得非常不愉快!后来父亲觉得不能老是把女儿关在家里呀,他突然想到他有个远方的姐姐在省城工作,不如把友珍送到省城去,这样才能彻底断绝她和秦川的关系。于是父亲亲自带着友珍辗转多趟车马,花了几天时间终于把友珍送到远房的姑妈家,名义上是送她去读书。实际上是想借此割断友珍对秦川的念想。
  友珍的初恋还没有开始就夭折了!即使秦川是爱她的,那又能怎么样呢?那是刚解放的时候,人们的思想都还很保守呢。友珍的悲剧,从此才真正拉开了序幕。
  
  二
  
  友珍的故事应该从十八岁开始的。因为在十八岁以前她实在没有什么故事的,她像那个时代和她一样出生的女孩子一样,赶上了好时候,可以读书,工作。享受到了新中国给予妇女的一切权利。可是她与其他女孩不同的是,她一生的悲剧就浓缩在她的两次恋爱和两次婚姻中。而她的恋爱和婚姻又受到她那个时代的影响。
  前面我们已经交代了友珍出生在全国解放前夕。五十年代末,她正处在豆蔻年华。她在那个时代应该算得上是个优秀的女孩,她漂亮,时尚,有知识又追求进步。十七岁就投入到了当时轰轰烈烈的社会主义建设高潮中了。正因为她年轻纯真,又积极参加各项社会活动,在她十八岁的那一年她遇到了她的第一次恋爱,她爱上一个大她十几岁的“老革命”(不是真老,是参加革命早)。他是一个年轻的区长,他们是在当时火热的斗争生活中相遇相识相知的。可是这场最普通的爱情,却被友珍的父母给扼杀了,理由很简单是那个区长年纪太大,并且有过一次婚姻。其实那个区长只有三十岁,他夫人是在解放战争中英勇捐躯的。这个区长一直很怀念他夫人,所以至今没娶,直到遇到友珍。他被友珍年轻单纯又积极要求上进的精神所吸引,友珍也对他的思虑成熟办事干练的风采很佩服,但他们还没有真正去谈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就被友珍的父母给硬生生地分开了!友珍父母怎么也不能理解,他们家一个黄花大闺女,怎么能和一个年纪这么大而又结过婚的人谈恋爱呢?为了彻底斩断他们爱情的丝缕,友珍父母对她采取了极端的措施,不让她上班,不给她出门,在家关她的禁闭。就这样他们还是不放心,最终通过亲戚关系,把友珍从一个小城镇,送到到省城去读书了。从此友珍悲惨的命运也就真的开始了……

本文由云顶集团网站发布于励志美文,转载请注明出处:傅雷家书: 一九五六年六月六日*

关键词: 云顶集团网站

上一篇:傅雷家书: 赤子之心-傅聪谈傅雷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